异世录黑之匙 第七十七章 大雨(三)

玉林历史网 2020-01-22 02:42:44

异世录黑之匙 第七十七章 大雨(三)

“所以才说我讨厌雨天,走到哪里都没有一件顺心的事情,这种感觉你能理解吗?就好像掌管霉运的神灵时刻跟在你的身后。”亚雷斯抚了抚额头,一只手撑着伞,裤脚被雨水打湿,没有理会跪在眼前的少女殷殷的凄苦眼神,转向身后,用谈笑风生的语气调侃,脸上跟着露出如同厄运缠身的不幸表情。

站在他身后的护卫便点了点头,不解风情附和道:“亚雷斯少爷说的是。”旋即把头低下,用眼睛的余角打量身前的少女,没有任何遮掩站在雨中的她显得很是不堪,裙子是早就被淋湿的,贴在肌肤上等同于无物,薄薄的布料被雨水浸透之后的结果便如同透明的纱布,将她的酮体暴露出来,单薄的嘴唇微微张开,雨水不断顺着她的刘海滴下,滑落到细腻的脖颈,顺着精致的锁骨流入到饱满浑圆的酥胸,此时跪坐在地上,尾巴蜷缩在身后瑟瑟发抖,大雨之中楚楚可怜的神色实在令人有些不忍。

天晓得她在雨中到底等了多久,护卫有些同情地想道,随后他注意到了亚雷斯的眼神,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,忙不迭将视线收回。

亚雷斯冷冷地瞪视身后的护卫,对于他打量海音的眼神,他从心底里感到一阵反感,为什么要露出那种同情的眼神?说到底只是淋了一点小雨,样子看上去有些可怜而已,他冷漠地想着,与其去可怜兽人,还不如好好琢磨一下自己刚刚的失礼措辞,对于他那不像样的回答,亚雷斯一点都不满意,就好像木头脑袋想出来的答案,蠢笨到无可救药。

至少也应该跟着非议天气的阴沉,或是挖苦面前愚蠢的女人,她可是阻挡了自己的去路啊,他想着,然后叹了一口气,心情便也如同天气的写照,憋屈与不快,不解风情的回答正恰恰对应着无趣的下等人了,他到底是不能期待身边的护卫回应自己的风趣,在心中如此自我安慰,过剩的自我开始演变成不耐烦,他转而看向拦在身前浑身颤抖的少女,气馁地耸了耸肩膀,居高临下地望着面前的海音。

“那好吧,我说海音,你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吗?”

在对上他的眼神时,海音打从心底里感到害怕,巨大的阴影覆盖在她的内心深处,受到恐惧的影响,身体微不可察地缩了缩,然而不能逃避,也不能退缩,她旋即鼓起勇气地抬起头,被雨水覆盖的视线有些模糊,眨了眨眼睛,这是唯一的机会呀,无论付出什么代价,也要求他放过梅梅,她如是地在心中下着决心,企图驱赶掉恐惧,那是被眼前的男人玩弄之后深深烙印在身体上的恐惧了。

被拒之门外的海音原本以为再也见不到亚雷斯,却没想会在剧院之外遇上,说到底这是神灵的恩赐,抑或是魔鬼不依不饶的纠缠,不得而知,能确定的是,这是唯一的机会,她想着,身体却有些摇晃,险些载到,双手旋即撑在地上固定住身形,定了定神,她带着稍许哽咽的哀求语气开口:“亚……亚亚雷斯少爷,可不可以……可不可以求你放过昨天的小女孩?”

“昨天的小女孩?你说的是哪个?”

“塔……塔楼的那个小女孩,她叫梅梅……”海音吃力地说道,胸口忍不住起伏,呼吸有些粗重,也许是在雨中淋得久了,视线开始模糊,不过,还不能倒下,甩了甩头,她仰起视线看着亚雷斯。

“梅梅……梅梅……”重复地叨念着,随后仿佛想起什么不快的事情,亚雷斯的声音陡然冷了下来,对于这突如起来的变化,海音心里忍不住一突:“你说的是那个小畜生!”

“诶??”她疑惑看着亚雷斯陡然间变得冰冷的眼神,睁大了眼睛露出无措的之色,在她还未反应过来之际,她的下巴被粗鲁地抬了起来。

“你是来替她求情?你该不会不知道她干了什么吧,那个小畜生可是想把我活活烧死,你知道吗?”说着,他加大了手上的力度。

海音被捏住的下巴感到一阵阵的疼痛,然而在听到亚雷斯口中说出的事实时,她却是有些懵了,怎么会是这样,慌张的心情如同擂鼓,也不敢摆脱亚雷斯的手,她断断续续地说道:“……对……不起……对……不起,我也不知道她会这么做,她她……她只是一个孩子,也许只是一时想岔了……求求你放过她呀。”

“哦,你不知情,你怎么可能不知情,还是说……根本就是你唆使她这么做的?”并没有任何怜惜之意,他将她的脸倏地拉到近前,几乎可以看到她眼球之中倒映出来险恶的自己,亚雷斯的眼睛跟着眯了起来。

回响在耳边的是森寒的语调,海音却仿佛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拼命地承认:“对,是我唆使她这么做,求求你放过她,只要亚雷斯少爷满意的话,想要怎么惩罚我都可以,求求你了!”

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,亚雷斯皱起了眉头,这算什么,软弱凶徒的服罪吗?既不求饶,也不顽抗,一味予取予夺,视线停留在脚边磕头的少女,谦卑的姿态弱小与蚂蚁同状,亚雷斯刚刚升起的歹毒恶念便也矮了下去,想要怎么惩罚都可以吗?这是在和他开玩笑吧,他想着,心中渐渐失去了兴致,看着海音那一张脸,他突然间觉得有些厌倦,如果是在公寓里的另一个兽人少女的话,也许就不会这么无聊,他如此想着,捏住她下巴用力甩开,却是失望地囔囔道:“……真是无趣……”

海音被他突如其来力道推倒在水里,旋即也顾不上身体的疼痛,重新爬起伏倒在亚雷斯身前:“这一切都是我唆使她做的,求求你放了她吧,梅梅还是一个孩子呀!”

直起身子,他已经不想理会身前的海音,什么理由,什么借口,与他无关,他冷漠地敷衍道:“啊啊,知道了,不过我是不可能放过她的,所以现在没什么事的话,海音你可以走了。”说罢,他绕过伏倒在身前的海音,就好像对待厌倦了的玩具,眼睛的余角甚至不愿多做停留,然而向前没走出几步,他停了下来,裤脚被海音紧紧抓住。

“对不起,亚雷斯少爷,是我的错,都是我的错,求求你放了梅梅,可不可以?”

前进的步伐受阻,一股恶念却是在心里慢慢升起,反应在他的脸上,是无比真诚的笑容,阴暗的一面在心中酝酿出火种,他已经感到不耐烦了,继而转身蹲了下去,直视着在脚下的海音,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打湿的脸上,只剩下哀求的祈愿,对上他的笑容时,海音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,然后听到他的声音:“海音,我是不可能放过她的,如果换做是你,你会放过一个想要杀死你的人吗?”

“可……可是……她只是一个孩子呀……”

“这与她是不是一个孩子无关,现在乖,把手放开,别再耽误我的时间,知道吗?”濒临忍耐的极限,他的笑容愈发灿烂,握住海音的手却是有些过分用力,她痛得险些歪倒,睁着无措的眼睛望着亚雷斯:“乖,听话,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知道吗?”说着,他将她的手甩开,然后整了整衣襟,拍掉身上的雨水,无视掉她哭泣般的神色,转身的一瞬间,他倏地是僵在原地。

海音死死地拉住了他的袖子,拼命地摇头,嘴上说着哀求渐渐化成哭泣,然而她却没有注意到亚雷斯慢慢握起拳头,拳背青筋毕起。

“亚雷斯少爷,不要走,不要走,求求你大发慈悲放过梅梅吧……啊……”

惨呼旋即响起,转而又被淹没掉,雨势似乎在一瞬间顿了顿,就在她的面前,暴起的身影倏地抓住了她的耳朵,疼痛感才涌到头皮,然后视线便不断贴近的地面,咚~啪~,水花溅了起来,意识恍惚了一瞬,她的惨呼便是因此而中断掉。

“放手,我叫你放手啊,没听到吗?”

然后是歇斯底里的嘶吼,英俊的五官跟着扭曲到了一起,晃动间,亚雷斯的身影在雨中闪烁出残虐的暴行,耳朵被揪住的海音在雨中被拖出一小段距离,跟着重重砸到地面,她的身体摔倒在雨中,溅起的水花扭曲了光影,然而还未结束,恶魔又将她拉了起来,她想要挣脱开抓住耳朵的手,却无能为力,眼睁睁地被再度砸下,毫不怜惜,这是最为丑陋的施暴。

对于兽人而言,耳朵其实是最为敏感身体部位,她的疼痛因而被数倍放大,刺疼着身体每一处神经,与地面磕碰到的额头传来火辣的烧痛感,意识被重击,只剩下一片空白,视线中是不断飞溅起来的水珠,哀求的声音甚至来不及发出,便又被淹没。

亚雷斯紧接着将她甩了出去,暴虐的情绪稍稍缓解,然而还不够,看着在雨中慢慢蜷成一团身体,他走向海音,踢向了她的腹部,断线木偶般的身体跟着翻了过去,紧跟着一动不动,已经完全看不出她原来的模样,嘴边慢慢浸开的血迹紧跟着被雨水冲刷掉。

护卫忍不住别过头,哗哗哗的雨声依旧回响,不断落下炸开成水珠,连成一片,然后在某一瞬间,光线倏地暗了一下。

沧州癫痫病专科医院
灯盏花素对冠心病
女性益气养阴调理方法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