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渐渐暗了

玉林历史网 2020-02-24 10:26:43

天渐渐暗了,灰蒙蒙的像要下雨,只要还没下,就有希望苏羽这样想着,加紧了手里正在拧螺丝的速度。这是第一次自己开车出游。也是第一次抛锚在没有人烟的山间公路,九曲十八弯考验了苏羽的驾驶技术,更磨练了她的心智。心里想着那次同学聚会。
已经快四十的女人了,至今决然一身,潇洒自在的当她的女强人,同学聚会,心里有失落,听着叽叽喳喳在谈论,自家老公如何?自家孩子如何听得她头都大了,端一杯饮料来在院子的凉亭坐定,夜来香发出幽幽花香,漫卷了她的心思,轻吟起一首词虽不合意境却是心境,那李清照写的词也太婉约了,不论何时想起都会符合心境,那种小女人情节就是女强人也在所难免。特别是在别的女人互诉衷肠,相互攀比的情况下那种寻寻觅觅。冷冷清清。凄凄惨惨戚戚······
一只皮球滚到了她脚边,那个色彩斑斓的皮球竟然被挖了好多洞,还画着许多瓢虫,苏羽捡起来端详着,这一定是个调皮捣蛋的小家伙无所事事时的杰作,不知何时她身边站了一位先生,“可以把皮球还给我吗?他在闹了。”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位老人坐在轮椅里,身子扭来扭去,嘴里哇哇着,苏羽赶紧把皮球还给了先生,他拿着皮球跑向老人。老人咧着核桃皮样的嘴笑了。
苏羽看着这一幕摇摇头,我也会老,到那时怎么办?同学灵来到她旁边;“看到了吗?人老了需要别人的照顾,你该嫁人了生个宝宝,老有所依。”“我也想啊,哪里找去?”“凭你的条件啥样的找不到。这是你不找而已,看到今天的主人了吗?”“没有,我都不记着有这同学,要不是你们我也来不了。”“还来不了呢,主要为你办的同学聚会。”这时一个服务生来到她们面前,“请二位入席,主人有请。”灵说“看吧,真正的大家来了,走吧,女强人,这里的男女主角缺一不可啊。”苏羽随着灵再次来到客厅,一个高大,宽阔的背影映入她的眼帘,她想不起这人会是谁?一点记忆也没有。
苏羽随着灵来到人群里,看到了主人,一张国字脸,粗眉大眼。两眼炯炯有神似一片深蓝色的海洋,他紧紧注视着苏羽,苏羽优雅的微笑着向他颔首,开场白过后,音乐响起,有爱好跳舞的接二连三的渡起舞步勾肩搭背地晃动着,苏羽对跳舞没有兴趣,她拿着托盘来在食品区挑拣着自己喜爱的水果。“只吃水果吗?”“对啊,要注意身材,哈哈哈。”苏羽没抬头回答着问话,“可也要保证营养注意健康啊。”“谢谢。
“怎样,你们谈的还好吗?”灵不知何时来到打趣道。苏羽这才抬起头看见了说话的人,原来是男主人。“你真不记得他了。”苏羽无辜的笑了,“想想初中时候,有一次在食堂你不是把一碗稀饭全装进了人家的上衣口袋吗?”“啊,不好意思,那是你。你那时很瘦弱,文静,是真真的白面书生,”“那你的意思我现在不是······变化蛮大了吗?”“你现在高就那里?”“房产开发商。”“老板啊。”“那你俩老板聊。我到那边转转。”灵冲着江山眨眨眼,笑着走开了。
江山彬彬有礼的请苏羽到花园里走走。诺大的花园小桥流水,亭台楼阁,围绕着一个很大的人工湖,湖里面正开着亭亭玉立的莲花,一阵微风吹来。幽幽花香,还有荷叶的清香夹杂在一起,吸一口满腔清爽令人心旷神怡。苏羽站在亭子里,一弯皎洁的月色闯过树叶斜洒在苏羽身上,江山痴迷的看着她。
“你如今还好吗?”“还行,”“为什么单身?”“没有合适的呗。”“是你条件太高了吧?”“那里啊。遇到自己感觉合适的就好,还有条件?”“你呢?美女如云身边绕,小心挑花了眼,”“我离婚五年了,也没遇到合适的,慢慢来吧。有缘人终会相聚。”
雨还是在苏羽没修好车子之前倾泻而下。山里没有信号。手机如同废物,苏羽只好躲进车里,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咣咣,她被敲击玻璃窗的声音惊醒了,一个男人被雨水淋得看不清模样,苏羽也不敢打开车门,只看到那人手舞足蹈地比划着,苏羽依然不敢打开车窗,看到那人落寞的背影孤单地行走在雨幕里。
苏羽于心不忍,她打开了车门。高声呼喊着,声音穿过雨幕,那人转身走近车子,苏羽惊呆了原来是江山,进到车里,江山;“你可真行,有必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吗?我就是来找你的,”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”“现在还有秘密吗?任何人都没有。因为社会进入了现代化,信息化。”“说。怎么找到我的?”“那还不容易,问你的秘书啊。”“你到过我的办公室?看来现在这个社会真就没有秘密可言了。”苏羽摇摇头一脸的沮丧。
“不要这样,我关心你才找你。”“为什么?”“为了心底的那份最初的美好记忆。为了你倒在我上衣里的那碗稀饭。”“苏羽笑了:“就因为那碗稀饭我至今未嫁,”“不会吧,”“为什么不会?那是你最初的美好记忆,难道就不可以是我刻骨铭心的一成不变的坚持?”江山无语,那要有多么坚强的意志才会坚持不放弃。孤独,落寞,无助,这些灰色音符会不厌其烦的缠绕纠结,那需要多大的意志啊,外来的不确定的诱惑,也被她抵制住了。那最初的烙印得有多顽固,才能盘踞在心灵深处忠贞不渝啊。
苏羽有些累了。不只是因为看到可以信赖的人还是其他原因,她把头靠在椅背上睡着了。江山深情的注视着已经有些皱纹但依然俏丽的面庞,一个女人苦撑苦挨。内心却不改变。一种怜惜。疼爱。慢慢演变成热切的拥有的欲望,恰逢苏羽变换了睡姿把头歪在了江山的肩头,心里默念把你的以后交付于我。我们必将不离不弃,那温热的手掌轻抚着苏羽有几根白发的头颅,摩擦着。
天已全然黑了,雨停了。满天星光,湿润的空气吸进肺里,人就清爽了许多。苏羽来在大自然,东方已悄悄泛着白色,一片片鱼鳞云被染的血红,铺满了东方。苏羽叫醒了熟睡的江山要一起欣赏初升的太阳,江山摇摇晃晃的下了车,苏羽摸摸他的额头,滚烫,他被风雨浇感冒了。在这没有人烟的地方,苏羽手足无措,江山宽解她,“没事的,一会来了人就好办了。”
苏羽来到了江山的家,一个机灵的小女孩看着这位严肃的阿姨,对爸爸冷着脸,江山看出淼淼不喜欢苏羽,这可是一道无法逾越的障碍,俩女人都是他生命里想要保护的人,苏羽看出为难的有些局促不安的江山,“不要紧,我还有点别的事情处理一下,改天我们再聚。”江山送她到大门外,苏羽埋怨他,“你应该告诉我孩子喜欢什么啊?你总不能看我们剑拔弩张吧。”江山一块石头落了地,知道苏羽通情达理,不会因为淼淼而难为自己,“我错了,以为你俩会合得来,谁想小家伙会这样啊。”“你以为他是你的下属啊,要察言观色的奉承取悦你啊,说吧,她喜欢什么?有哪些爱好?接受你,我也要伺候好你的公主,我可不想你以后回家看到鸡飞狗跳,人仰马翻的。”“她喜欢童话故事,还有唱歌。”“奥。你回去吧,我知道了,会看着办的。”
星期五的晚上,华灯初上。江山开着车往家里赶,因为淼淼会在家里等他。还没进门就听到淼淼的吵声,“我太喜欢你了,阿姨,欢迎你以后多带些这样的故事书。”“好的,等你看完我再送给你。”
客厅里两个女人滚作一团,看到吃惊的江山,淼淼扑上去:“爸爸,今天是阿姨接我放学的,她还答应我以后每个星期五都会接我,还给我买童话书。”
孩子的喜好就写在脸上,不用质疑,她已经开始对苏羽有了好感,看来是个好的发展方向,江山暗暗冲着苏羽竖起了大拇指,“我们出去吃吧,新开了一家海鲜城,那里有淼淼喜欢的鲅鱼丸子,还有你喜欢的新鲜的炒虾仁,那你呢,只要你们开心我就高兴。”江山开车载着她们向目的地驶去。
一本大红的结婚证摆在了淼淼面前,“爸爸,你结婚我可以做花童吗?”虽然淼淼嘴里问着爸爸,眼睛却看着苏羽,“非你莫属啊。”苏羽畅快的告诉淼淼,淼淼捧着结婚证跳起了舞,因为她是花童。
结婚是件累人的事,在忙忙碌碌的过完一天后,回到家里,苏羽觉得总算是可以舒服的睡一觉了。可是麻烦就在她的眼前,卧室的门缓缓的开了,淼淼站在那里苦着脸,“我想要爸爸陪我讲故事。”江山抱歉的对着苏羽笑笑,抱着淼淼回房了。
在苏雨朦胧间好像听到有人出去了,房门重重的关上,惊醒了苏羽,这时,淼淼像一只可怜的小猫再次推开门,“阿姨,我可以进来吗?我好害怕。爸爸有事出去了。”“没事,进来吧,上床睡觉。”
淼淼像一只虫子在红彤彤的被窝里蠕动,翻卷。她央求苏羽讲故事,没办法,苏羽只得搜肠刮肚的编故事了:从前,有个漂亮的姑娘叫紫藤。她每天迈着轻盈的脚步,穿梭在树林里,一只小梅花鹿紧随着她,时而转身回望,时而调皮的跑开。紫藤欢笑着,和它嬉闹着,一身紫衣的紫藤围了一条藕粉色的纱巾,老远看去就像一簇跳跃的火苗。她手里采集了各种野花。
由于紫藤就住在这座山里,这里的小动物们都特别喜欢她。因为紫藤的到来,小鸟唱出了婉转的歌曲,山风欢快的刮过山野。
太阳透过树叶照在她美丽的脸上,每一处都闪着亮光,让人觉得那是神圣不可侵犯的,但总有恶魔光临她纯洁的领地,留下艳羡的口水,玷污了纯洁。
那只癞蛤蟆就是例子,他总是蹦跳着来到紫藤面前。张开大嘴胡言乱语,嫁给我吧,亲爱的姑娘,我也是一个有身份的人,你看我床这多么华美的衣裳,金光闪闪的铠甲会保护你灵巧的小脚,不让它沾染泥土的杂陈,不用了,紫藤憨厚的回答,谢谢你的好意,我宁愿自己脚踏实地,也不愿不劳而获,我要让勤劳的双手双脚欢快的唱歌,只有那样她们才会越来越有力,越来越灵巧。癞蛤蟆气急败坏,但又能如何呢,只好灰溜溜的又蹦跶着逃掉了。紫藤与小鹿开心的笑着,连在天空值班的太阳公公都笑眯了眼睛,赞扬的竖起了大拇指。
癞蛤蟆并没有罢休,他又去找到了好朋友狂风,他对狂风说,你去吧紫藤吹坏吧,哪怕把她吹得掉下山间,我也不会心疼。狂风听了他的话,赶紧跑出来施展自己的威力,天地间被他吹的看不清景象,看不清东西南北辨不清方向,狂风得意地哈哈大笑,紫藤抱紧了小鹿,她用力抓住一卡小树,小树立马哭泣起来,你放开我吧,这样我也会被连根拔起的,那还不也要了我的性命了吗。紫藤赶紧松了手。
她也就随着风刮跑了,小鹿昏倒在地,醒来时,不见了紫藤,它知道这是狂风的结果,于是它联合起森林里所有的小动物一起去找山神,山神无奈的看着动物们,“这个我没办法,你们要去求菩萨,或许还可以救回紫藤。”“那谁去呢?那要经过很多磨难,比唐僧取经还难。”小鹿看没有动静的动物们,下定决心,它要去救回紫藤。
山神嘱托小鹿:凡事不要急躁,只要忍耐,动脑,你就会想出制服磨困难的办法。
小鹿带着大家的愿望上路了,首先遇到的是一条宽阔无比的大河,没有一条渡船,小鹿急躁的来回奔跑着想要找到可以渡河的办法,它这时响起了山神说的话,要冷静,要忍耐,要动脑。没有船可以找野鸭,野鹅,还有乌龟,对了,还有鱼,不过要是条大鱼,要不自己会掉进河里的。一个大大的龟壳映在他的眼里。“哈哈,老先生,你在晒太阳啊,可以帮我渡过河去吗?”老龟慢吞吞的翻过身子,“可以啊,只是很慢,”“不怕,只要过去就好了。”用了好长时间小鹿过了河,他跳下龟背,向老龟致谢,老龟说:“去吧,你会找到紫藤的。”
走着走着前面出现了一个山涧,人们称它一线天,那像刀削一样的峭壁,中间没有任何的通道,小鹿又犯难了。怎么过去呢?走到涧底再翻上来,恐怕要很长的时间,这时一只猴子跳过来,“要过去吗,我帮你。”她把小鹿背在肩上,一天长藤悠过山涧,小鹿说“谢谢你朋友。”“不用谢,你快去救紫藤吧,那是我们的好朋友。”
小路看到了一片美丽的花海,他无心欣赏,只想就出紫藤。哈,看见了紫藤,在花海的另一边,正被癞蛤蟆用花叫抬着要做新娘呢,小鹿走进了花海,天,那不是花海,是一种有毒的花,是癞蛤蟆种植的,用来保护自己地盘用的。小鹿的腿被毒花刺破了,鲜血滴滴答答流了一路,说来奇怪,占了鹿血的花,自己枯萎了,给小鹿趟开了一条道路,小鹿推翻了癞蛤蟆的轿子,救出了紫藤。小鹿因为毒花的缘故因祸得福变回了人形,原来他是一个美少年,因为被巫婆施了魔法而变成了一只可爱的小鹿。现在好了,他和紫藤回到了以前的森林,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。
东方已经泛白,江山不知何时回来倚在门口看着熟睡的孩子,还有喃喃自语的苏羽。这才像个家啊。可有些感到对不住苏羽,毕竟这是苏羽的新婚之夜。
他转身轻轻带上了门,坐在沙发上,朝阳给他罩上了一圈光环,他昏昏欲睡,感到身上温暖了许多,他睁开眼睛,苏羽把一条毛毯该在他上,他微笑着站起来伸了个懒腰,抱住了苏羽,“对不起,老婆,我们没有假期,因为我们是老板。”“知道,只要以后我们不会因此而吵架就好。”“你做全职太太好不好?”“那我没了安全感,依附于你我心里不安。”“我可以养得起你,”“天,你不会如此想吧,我如果只是要一个养得起我的人,我不会坚持到现在吧”。“可我们同时工作。聚少离多,会伤感情的。”

共 740 字 2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一位童话作家就是这样产生的,一位独立能干的女强人,在经历许多磨难以后仍然决然一身,她心中的白马王子终于经理一次婚姻失败以后出现了,可是,新的问题又来了,一位老板,遇到另一位老板,他要求她无条件服从他,做他的全职太太。他生气了,自己打拼多少年才创造的公司,怎么说扔就扔了?她走了,女儿接受不了这个现实,要其偶阿姨回来。她仍然没回来。在公司与到麻烦事,她一然决然的拍卖了自己心爱的公司,搭救了自己的白马王子,自己真的做起了全职太太。同时开始写童话故事发表。小说曲折生动,感人至深。具有一定的哲思哲理。系多事情不是逼着做的,而是需要做的。推荐阅读好文章!问好妹妹。【编辑秋心】【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102 25】
1 楼 文友: 201 -10-2 08: 5:49 在一个喜欢童话的孩子身边,慢慢的学会了编故事,学会了写童话。真好。 秋心如水
2 楼 文友: 201 -10-2 17:59:07 谢谢姐姐的点评。问好韶关治疗妇科费用
内蒙古十佳妇科医院
尿酸高有哪些症状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