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困苦和不公不是它的主题

玉林历史网 2020-02-24 01:15:09

《承诺第八》是李培湛(William Poy Lee)关于早期美国移民生活的记录,但困苦和不公不是它的主题。这是一个男孩子从贫穷的唐人街家庭成长为美国一流律师的故事,但它不是一个励志的“美国梦”。

这些经历,反而让作者更加反对成功主义,反对自我中心,他把这些看做美国文化的软肋。美国文化帮不上精神世界的忙,中国文化却能。不论是家庭在美国的浮沉,还是作者本人在事业上的拼搏,一直都被母亲用最中国化的方式引导着。要考虑他人,要生活在群体中,要尊重即便最卑微的人的智慧,要接受无法改变的事,要顺从事物的内在规律……这些千百年来的中国观念,在今天,在海外,依然价值非凡。

“焦躁不安、流动不羁、注意力分散、劲头十足是美国文化的特点。像很多美国人一样,我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中也执意要出人头地。太多的决定都由经济因素支配着 上合适的大学,寻合适的配偶,找合适的工作,交合适的朋友,还要住得舒适,穿戴得体。在三十几岁到四十几岁之间,我的确在超负荷地跑着这场马拉松比赛。也许这并不奇怪,经过几十年的努力,我成功地上了大学,在职业上达到一个又一个里程碑,并终于朝着终点线全力做最后一圈的冲刺,以争取经济自由。在这最后一阵爆发里,我有策略、心无旁骛地像工作狂般地努力,这样才能实现我所想要的一切。那十年,我称之为“殚精竭虑”的十年。

然后我停下来了。

那是1995年。

实际上,当我离开工作和家庭,告别一段日见淡漠的恋情之后,我完全停下来了,这种情绪发作噼啪作响、碎片横飞、让我的精神陷入瘫痪。有一年多的时间,我停下来思考我的人生之旅是否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

我慢慢地意识到远在我出生于旧金山之前,我的生命已经有一个美好的源头。我的祖先来自中国东南部一个在地图上没有标示的古老村庄。我还发现我的祖先是一群农夫,他们不是单独地生活,也不以富有流动性的核心家庭作为生活单位,甚至也不是以大家庭的方式生活,而是由一个村庄里很多的大家庭组成一个家族,人数成百上千。一千多年来,他们在同一个地方生活着、爱恋着,在同样的田野里收割庄稼。而我却已忘却了这个地方,忘却了这个家族文化中千锤百炼而成的智慧。我缓缓地、小心翼翼地走近我的家乡,冀求得到复活、再生,冀求自己会有重大的变化、崭新的开始。

这是一种心灵上的或是神秘的体验吗?我不记得这里面有任何宗教的痕迹,只感到我的双腿牢牢站立在我们宗族的家园 那是我的存在和精神的音叉 我感觉无比圆满,无比顺畅。”

(实习编辑:李万欣)

黑龙江十佳癫痫病医院
怎么快速治疗肌肉拉伤
维生素D不能和什么同服
友情链接